首页 > 综合 > 他山之石 > 正文

沧州连续启动红色预警18天 停限产企业逾千家


2017-01-06 10:29:07    责任编辑:    字体:

持续了一天一夜之后,1月2日,沧州市的浓雾渐渐散去,但是模糊的天空并没有彻底清澈,空气中的霾依然在。当日沧州市的空气质量指数超过250,显示为重度污染。

环保部派出的第二督查组来到沧州,将第一个督查重点对象锁定散煤、工地。督查组工作人员介绍,在大气污染中,散煤燃烧、建筑工地排放等是重要的污染源,是治理的重点也是难点,所以首先要从这两方面着手。

随后,记者跟随第二督查组连续检查了4~5个居民燃烧较为集中的农贸市场和多个建筑工地。从督查组现场检查的情况看,农贸市场中燃烧均已由煤炭改为燃气,工地也已停工。

 一位沧州市环保局负责人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从2016年12月16日至今,沧州市一直处于重污染红色预警之中,启动的是重污染天气一级应急响应。

该负责人进一步介绍,2016年前9个月沧州市的PM2.5浓度同比下降9.7%,本以为会超额完成年度目标,但是由于后3个月超预期的雾霾天气,导致了2016年的PM2.5年均浓度下降目标未完成。

 3名干部被追责

“2016年12月16日0时至今,我们一直启动重污染天气一级应急响应,在几次污染过程中虽然有几天好天气,但是我们的红色预警一直没有解除。”至今已连续18天处于红色预警之中,多位沧州市环保系统的负责人均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为了做好重污染天气应对响应工作,沧州市确实下了很大力气和决心。

据了解,2016年12月8日,根据河北省大气办《关于区域一、区域二启动Ⅱ级应急响应的通知》,沧州市2016年12月9日12时发布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并启动重污染天气二级应急响应。2016年12月16日0时将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升级至红色预警,启动相应级别的应急响应。截至目前,沧州市一直维持红色预警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按照一级应急响应要求,沧州市应停产企业408家,限产企业109家,但实际停产企业1160家,限产企业139家。

沧州市环保局负责人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介绍,从2016年12月16日启动红色预警至今,工业用电量降低了30%~40%。为了监督各县区落实相关应急预案措施,同时派出了17个驻县督查组,这样的力度在地市级层面比较少见。前期已追责了3名县级干部,其中2人被诫勉谈话。

实际上,从2016年12月16日至今,虽然沧州市也经历了多次重污染天气,但是每一波重污染天气过后,仍会迎来几天空气质量较好的天气,相对于其他城市陆续解除重污染天气预警不同,沧州市一直没有松懈。

上述沧州市环保局负责人介绍,河北省给沧州市定的2016年大气质量改善目标是PM2.5年均浓度较2015年同比下降5%,2016年前9个月,沧州PM2.5浓度同比下降了9.7%。

“但是从2016年10月份之后就开始频繁出现重污染天气,比2015年的重污染时期早到了一个多月,一下子就拉高了全面的PM2.5浓度值。”该环保局负责人说,2016年12月16日之后,沧州市在应急上没有松口,主要是考虑中间间隔的好天气时间比较短,不利于完成年度目标。

记者了解到,从地方自己统计的数据来看,2016年沧州市PM2.5年均浓度同比下降3%左右,离5%的目标仍有一定差距。河北省给沧州市下达的2017年的年均浓度目标是达到65微克/立方米,较2015年下降7%。

沧州市环保局负责人称,要想完成2017年的目标,难度仍然不小。

煤改电、煤改气一次性补贴难以覆盖增加的成本

在沧州市的农贸市场或一些小商户比较集中的区域,常见的是一些戴着红袖章的工作人员,他们就是分布在各个重点区域的网格管理员。

一位沧州市政府工作人员称,这些网格管理员很多都是返聘的退休干部和党员。通过划分网格并进行区域巡查,可以更加有效地、有针对性地加强环境巡查,及时发现问题并反馈解决。

据了解,沧州市区采取网格化环境监管机制,以区、乡镇、办事处为责任主体,一级网格(区级)2个,二级网格(乡镇级)14个,三级网格(街道片区级)282个,由1135名人员担任网格管理员,对网格内的环境问题逐级上报,由相关部门进行协调及时解决。与网格管理员相对应的是城区网格精准监测系统,目前,沧州市已在城中村、敏感点、主干道、重点企业、工地等周围设置了379个监测点位。

沧州市环保局负责人介绍,一旦发现监测点位数据异常,就会立即通知相应网格管理员去现场了解情况并及时汇报。目前正在探索如何将监测系统和网格管理员制度智能化融合,提高环境监管和处理的效率。

不得不提的是,在一些老城区、人口集中的农贸市场,记者跟随督查组并没有发现使用燃煤的情况,无论是餐饮还是取暖均采用燃气。

上述市政府工作人员称,很多地方由于条件限制,集中供热管道无法铺设,对于这些地区,政府在大力推进“煤改气”、“煤改电”和清洁煤工作。清洁煤政府每吨补贴480元,“煤改气”每户补贴4000元,“煤改电”每户补贴5000元。

但是,除了清洁煤补贴外,地方财政在“煤改气”、“煤改电”方面的补贴属于一次性补贴,后续使用过程中并没有相应的补贴政策。

得知此情况,督查组问:“‘煤改气’、‘煤改电’之后,老百姓采暖季的成本有什么变化?你们有没有做过精确的测算?”

该政府工作人员介绍,一个采暖季,用煤与用电、用气的成本会相差几千块,当然,不同的省市之间电价和天然气价格也有一定的差异,有些地区有财政补贴, “煤改气”、“煤改电”就好推进,有些没有补贴,可能会出现一些居民改造后再次偷偷烧煤的情况。

上述沧州市政府工作人员建议,在“煤改气”、“煤改电”的后续使用方面仍需要出台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,增加财政补贴,引导居民使用电和燃气。

 

 

 

来源:

  • 时政要闻
  • 社会新闻
  • 省内
  • 聚焦沿海
  • 财经传真
  • 外媒视角